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足协新政亚洲外援将成摆设 中超93一代处境尴尬

内地港台 时间:2019-05-24 浏览:
广州日报记者李斌中国足协实施外援新政对新赛季的中超俱乐部将形成巨大冲击,中超俱乐部新赛季会如何应对?这对中国足球和中超俱乐部将带来怎样的影响呢?亚洲外

  广州日报记者 李斌

  中国足协实施外援新政对新赛季的中超俱乐部将形成巨大冲击,中超俱乐部新赛季会如何应对?这对中国足球和中超俱乐部将带来怎样的影响呢?

  亚洲外援将成摆设

  按照新政规定,外援人数的注册数字不变,大名单规则不变,每场比赛累积上场外援为3人次,其中不区分亚洲外援和非亚洲外援。这样,亚洲外援基本上将成为“摆设”。亚足联依然保持“3+1”的外援使用政策,这意味着亚洲外援仅仅对BIG 4球队的亚冠比赛有用,一个赛季只能征战数量有限的亚冠联赛。

  虽然亚洲外援的花费可能对土豪俱乐部来说只是九牛一毛,但像上海上港花费700万欧元签下的乌兹别克斯坦国家队队长艾哈迈多夫,却实在令人头痛。如果在联赛中将亚外当做非亚外来用呢?在拥有埃尔克森、胡尔克、奥斯卡的上港,这又实在难以成行。

  这还只是亚冠球队的苦恼,非亚冠球队天津泰达砸了1100万美元得到韩国外援权敬源,现在又该如何处理?相对来说,广州恒大的损失已经算小,在金英权受伤的情况下,他们用免签的方式获得韩国后卫金亨镒,只签下了半年合同。

  也许,新政会导致中超球队逐渐倾向于就以3名非亚外援参加亚冠。

  93一代处境尴尬

  相比外援,对U23球员的强制规定对俱乐部的影响恐怕更大,足协要求每队每场比赛的18人名单中至少有2名U23球员,首发11人中至少有1名U23球员。新赛季对U23球员的定义,就是1994年1月1日后出生的球员。

  以广州恒大为例,算算一线队的U23球员,包括门将刘世博;后卫吴峪多、陈泽鹏、胡睿宝;中场徐新、张奥凯。恒大并不为难,比如让徐新、陈泽鹏一个首发一个替补就可以了,上个赛季也经常这样做,何况还有一个张奥凯(2000年出生)经常被放在替补名单,至少能顶几个赛季。但这样一来,这对原本被看好的廖力生、王上源等1993年出生的球员不啻是个打击,原本就在竞争夹缝中寻找机会的他们,在新政下出场时间必将进一步减少。还有鲁能的刘彬彬、吴兴涵等1993年龄段的球员,他们只能在前有老大哥和外援、后有U23球员的挤压下寻求机会。

  广州恒大还是有足够人员储备解决问题的,但其他球队就没这么轻松了。比如上海申花,在这个年龄段就几乎没有太好的球员,他们的优秀年轻球员主要集中在1995~1996全运会年龄段。上海上港的一线队球员中,人们熟知的年龄最小的傅欢也是1993年出生,不过上海上港的梯队相当出色,只是年龄同样更加年轻。

  不过,这个强制要求有些语焉不详,U23球员的登场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意味着首发的U23球员即使出场1分钟就被替换,也符合规定。如果到时候真有球队用这种浪费换人名额的方式来敷衍新政,中国的职业联赛就将再次闹出大笑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