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内部人士爆料:奥巴马获诺贝尔和平奖是个“错误”

内地新闻 时间:2019-06-05 浏览:
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前常任秘书伦德斯塔德(GeirLundestad)说,2009年将和平奖颁给美国总统奥巴马是个“错误”,没有达到委员会预期的效果。他对美联社说

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前常任秘书伦德斯塔德(Geir Lundestad)说,2009年将和平奖颁给美国总统奥巴马是个“错误”,没有达到委员会预期的效果。

  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前常任秘书伦德斯塔德(Geir Lundestad)说,2009年将和平奖颁给美国总统奥巴马是个“错误”,没有达到委员会预期的效果。

  他对美联社说,委员会本想借此激励奥巴马,但该决定在美国招致批评,很多人认为奥巴马没有与该奖相配的影响力。当时美国正卷入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

  70岁的伦德斯塔德在刚刚上市的回忆录《和平秘书》(Secretary of Peace)一书中写到,甚至奥巴马自己都感到惊讶。“没有任何一次诺贝尔和平奖比2009年这次更受关注”。

  奥巴马很有自知之明。他当时说:“我对诺贝尔委员会的决定既吃惊又感到深深的谦卑。我们要说清楚:我并不把它视为对我个人成就的肯定,而是对代表着各国人民强烈愿望的美国领导力的肯定。”

  不过,这种期望可能仍然太高了。伦德斯塔德曾在2011年的一次演讲中解释了此前颁奖给奥巴马的决定。当时,诺贝尔委员会抓住了全球对奥巴马的热情,寄希望于他能带来更坚强的联合国、更有力的国际外交以及核裁军上的进展。

  然而,“甚至很多奥巴马的支持者都相信,这次颁奖是个错误,”他说,“如果是这样的话,诺贝尔委员会就没有达到希望得到的效果。”

  他披露,奥巴马曾考虑不去挪威首都奥斯陆领奖。不过,不去领奖通常只发生在因获奖者是异见人士而被所在国政府阻碍前往的情况下。奥巴马最终闪电造访挪威。

  当然,奥巴马绝不是第一个因和平奖评选问题而引发争议的人。印度圣雄甘地曾多次获得提名,但最终未能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伦德斯塔德将此称为诺贝尔奖有史以来“最大的疏忽”。

  伦德斯塔德于1990年至2015年担任和平奖委员会常任秘书,这个职位甚具影响力,但无投票权。该委员会的官员很少讨论有关委员会会议记录的问题或是互相公开批评。但在这本书中,伦德斯塔德却罕见地向曾担任该委员会主席六年、目前仍是成员的亚格兰(Thorbjorn Jagland)放了临别时的一枪。

  他认为,作为挪威前首相和欧洲委员会人权组织的成员,亚格兰从来也不应该获准进入这个一向强调独立性的委员会。

  将大部分遗产用于创立诺贝尔奖的阿尔弗雷德·诺贝尔(Alfred Nobel)明确了该委员会将会受到政治的影响。他在遗嘱中约定,挪威诺贝尔和平奖授奖团体的成员应由该国议会指定。

  目前,该委员会的五名成员反映了挪威政府的政治结构——两人由工党任命,两名来自保守党,还有一人来自进步党。这已招致有关该委员会独立性的无休止讨论。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评论称,创立于1901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原本是为了肯定对人类做出的杰出贡献。但在一个多世纪以后,这个奖项似乎已异化为挪威的地缘政治魔杖,用于行使对某些政治行动的鼓励,而不再是对和平成就的奖励。

  1994年,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对阿拉法特颁奖的做法也曾引发极大争议。《时代》周刊对这一决定的评价是,“一个人眼中的恐怖分子却是另一个人眼中的自由战士”。

  该委员会当时将和平奖授予巴勒斯坦领袖阿拉法特、以色列总理拉宾以及外长佩雷斯(Shimon Peres),以表彰他们为《奥斯陆和平协定》所做的工作。该协定是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两国人民之间首次达成的和平协议。

  以巴和平协议签署后,拉宾曾被画成双手鲜血淋漓、身着希特勒衣服的形象,还被一些人称为“犹太民族的叛徒”。

  作为回应,拉宾在国会演讲中说:“我是个军人,还曾是国防部长。相信我,几万名示威者的喊叫,远不如一个战死儿子母亲的眼泪给我的震撼。我是一个经历过浴血战斗的人,所以我要寻找和平的出路,这是一个转机,虽然它同时也是一个危机”,“在这片苦难深重的土地上,我们和炮火、地雷、手榴弹生活在一起。战争和恐怖使我们伤痕累累,但不曾摧毁我们对和平的梦想”。

  1995年11月4日,犹太教的安息日,这位推动中东和平进程的以色列总理在首都特拉维夫遇刺身亡。杀害他的凶手,是一位激进的犹太教同胞。

  伦德斯塔德也在回忆录里记述了一件轶事。他忆起看到阿拉法特和其他巴解组织领袖在酒店房间观看动画片《猫和老鼠》的情景。“很明显,他们要看到结尾。”伦德斯塔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