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不带华语片玩了?

华语影坛 时间:2019-06-19 浏览:
4月14日,第69届戛纳电影节公布了各单元的入围名单。伍迪·艾伦再度挑起为戛纳开幕的大梁,其新作《咖啡公社》将于5月11日正式拉开戛纳电影节序幕。

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不带华语片玩了?

伍迪·艾伦指导的《Café Society》为第69届戛纳国际电影节开幕片。
4月14日,第69届戛纳电影节公布了各单元的入围名单。伍迪·艾伦继2002年《好莱坞结局》和2011年《午夜巴黎》后再度挑起为戛纳开幕的大梁,其新作《咖啡公社》(Cafe Society)将于5月11日正式拉开本届戛纳电影节序幕。
此外,本届戛纳电影节片单堪称华丽,阿莫多瓦、达内兄弟、吉姆·贾木许、朴赞郁、西恩·潘等名导皆有新片入围,奥斯卡影后玛丽昂·歌迪亚凭借《只是世界尽头》(It’s Only the End of the World)、《米粒之石》(From the Land of the Moon)双片入围再冲戛纳影后。

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不带华语片玩了?

《只是世界尽头》海报
尽管随性的法国人在公布入围名单这件事情上往往保留了一定的“弹性”,往年惯例中组委会也有临近开幕前几天还在随时对片单进行调整和增补的惯例,不过至少在目前看来,本届戛纳电影节还没有华语电影什么事,不止主竞赛单元没有华语电影入围,就连“一种关注”、“特别展映”或者短片单元都无一华语电影入选,这简直是本世纪以来华语电影在这个电影节上最惨淡的一次缺席。

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不带华语片玩了?

《米粒之石》剧照
回顾过去15年华语电影在戛纳的“战绩”,华语电影确有“大小年”之分,去年贾樟柯与侯孝贤双双携新片入围主竞赛单元,贾樟柯拿下戛纳终身贡献奖的金马车,《聂隐娘》则获得了电影节期间场刊的最高评分并将最佳导演奖收入囊中。
2014年,虽然没有华语片入围主竞赛单元,第六代导演王超的《幻想曲》也获得了“一种关注”单元的青睐。此外,非参赛展映的单元中,张艺谋回归文艺片创作的《归来》在戛纳也获得了相当的关注。
2013年,李安和章子怡分别作为主竞赛单元和“一种关注”单元的评委现身戛纳,贾樟柯获得当年的最佳编剧奖。陈坤、刘嘉玲主演的《过界》入围“一种关注”单元,香港导演杜琪峰的《盲探》入围“午夜展映单元”。
2012年,哈内克、阿巴斯、阿伦·雷乃等名导争艳的戛纳主竞赛单元虽然华语电影缺席,也尚有娄烨的《浮城谜事》为“一种单元”开幕。
2011年,同样没有华语片入围主竞赛单元,陈可辛执导的《武侠》入围“午夜放映单元”,不过那一年的戛纳电影节依然成为几位中国女星争奇斗艳的舞台。范冰冰6天戛纳之行,走了5次红地毯;李冰冰在戛纳大秀“天鹅装”;章子怡出席了戛纳的慈善活动,以求为当时闹得沸沸扬扬的“泼墨门”挽回些好影响。
2010年,主竞赛单元有王小帅的《日照重庆》,“一种关注”单元有贾樟柯的《海上传奇》 。
2009年,戛纳电影节华语片风光正盛,杜琪峰的《复仇》、蔡明亮 的《脸》、娄烨的《春风沉醉的夜晚》,两岸三地的电影人均在戛纳的舞台上有不错的表现。其中娄烨获得最佳编剧奖。

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不带华语片玩了?

《二十四城记》海报
2008年 ,贾樟柯的《二十四城记》入围主竞赛单元,“一种关注”单元则有台湾导演钟孟宏的《停车》和根据王朔小说改编的《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此外,王家卫修复了自己的名作《东邪西毒》,也在戛纳进行了特别放映。
2007年,张曼玉出任竞赛单元金棕榈奖的评委,贾樟柯则担任短片和电影基石单元的评委会主席。王家卫的首部英语电影《蓝莓之夜》作为开幕片亮相戛纳。
再往前的2006年,王家卫是金棕榈奖的主席,评委阵容中还有另一位华语电影人章子怡。没有华语片入围参赛,不过王超的《江城夏日》获得当年“一种关注”单元的“一种关注大奖” 。
2005年的戛纳同样是两岸三地华语电影争辉,电影节将评审团大奖颁给王小帅的《青红》,而杜琪峰的《黑社会》和侯孝贤的《最好的时光》同样入围竞赛单元。
2004年,徐克作为评委的那一年,王家卫的《2046》在主竞赛单元失利,中国导演杨超的《旅程》获得戛纳的金摄影机提名,张曼玉凭借《清洁》戛纳封后,巩俐也获得了当年的“电影节纪念奖”。
2003年,姜文是评委,主竞赛单元有娄烨的《紫蝴蝶》,王小帅凭借《二弟》入围 “一种注目”单元。
2002年,在主竞赛单元征战的是贾科长的《任逍遥》,周迅、刘烨、陈坤早年主演的文艺片《巴尔扎克与小裁缝》入围“一种关注”单元。
2001年,杨德昌坐镇戛纳评委阵容,那一年同样来自台湾的两位旗手导演侯孝贤和蔡明亮各自凭借《千禧曼波之蔷薇的名字》《你那边几点》共享技术大奖。

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不带华语片玩了?

《一一》海报
本世纪初的2000年,华语电影在戛纳其实开了个好头,姜文的《鬼子来了》拿下评委会大奖,《花样年华》拿下技术大奖,并成就了梁朝伟戛纳称帝,杨德昌的最后一部电影《一一》当之无愧拿下当年的最佳导演奖。
通过以上简单梳理本世纪以来华语电影在戛纳的“征战史”不难发现,戛纳偏爱的华语电影人着实也寥寥无几,来来去去就那么几张熟脸。不过近些年来,欧洲老牌电影节越发地保守一直饱受诟病。
目前戛纳电影节尚有“导演双周”和“影评人周”的单元尚未公布,希望届时有华语片能补上这个惨淡的空白。
但顺着这个规律看如今华语片在这个全世界最重要的艺术电影平台上的缺席也许有迹可循——大陆电影能够打入戛纳圈子的人群集中在第六代导演的那几位旗手,电影圈新人辈出但大多被蓬勃的电影市场拐带往另一方向飞奔,新鲜血液如《路边野餐》的导演毕赣这样的倒是应该很对法国人胃口,听说片子在法国的发行和反馈都不错。贾樟柯如今正如火如荼地开张他的商业片新品牌“暖流”。王小帅去年的《闯入者》披上了悬疑类型的外衣,然而票房失利似乎给了他不小的打击。娄烨的新片据说也是一部警匪题材的类型电影。
顺带说,港台导演中进了戛纳圈子的也不过杜琪峰、王家卫、侯孝贤、蔡明亮那么几个单调名字翻来覆去,王家卫和侯孝贤两位大师的拍片速度恐怕得以十年八载记,蔡明亮现在更倾向当一位视觉艺术家,电影已经框不住他了。另外,香港导演大批北上,大概也很难不被内地影响给“带坏了”,若说能独善其身,我大概只相信王家卫。

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不带华语片玩了?

乔治·米勒为第69届戛纳电影节评审团主席。
【主竞赛单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