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疫情最严重时 一位香港家庭主妇疯了似的要去武汉做义工

内地新闻 时间:2020-04-06 浏览:
新冠肺炎疫情最严峻的时候,阿MAY拼命想去武汉。

  新华社香港4月5日电 新冠肺炎疫情最严峻的时候,MAY拼命想去武汉

  她要自带口罩和食物去工作,自己住酒店,不给别人添负担。这个香港家庭主妇疯了似的要去武汉做义工。

  家人和朋友千劝万劝:你好好待在家里,自己不感染,不再增加一个病人,就是给国家做了贡献。

  MAY只好待在香港的家里,看着屏幕上的武汉。她不是闲得住的人,还是在想办法帮助武汉。

  阿MAY是香港警嫂中的一员。她参与拍摄视频,组织一群香港警察和警嫂,用流利或不流利的普通话,冲着镜头挥着拳头喊:武汉加油!

  手机视频拍得谈不上好,剪辑更是新手,放上网的前一秒几个人还在手忙脚乱地修改。但视频放上网以后,依旧感动了许多内地网友。

  1月30日,香港警察和警嫂凑了33200元钱捐到武汉,收款人是湖北省慈善总会,交款人是微博上的港警和警嫂。附言只有10个字:港警警嫂湖北疫情防控。

  一位警察找到阿MAY要捐款,这是一个家庭经济负担非常重的基层警员,一个人要养着七八口人。

  她拒绝了这笔捐款,对那名警员说:我多捐点,就当咱俩的。

  还有一名香港警察,好不容易买到了两盒N95口罩,自己却舍不得用,到处问:“怎么样能寄到武汉医生的手里?”

  这位警察觉得两盒口罩不足以表达自己的心意,又从网站上订了防护服,他不知道防护服的正规名称,一口一个“医生袍”。他说,我们中国能打赢这场仗,就是给自己的最大礼物。

  阿MAY答应帮他忙。阿MAY说,这是香港警察和警嫂的心意,要让武汉市民知道,我们支持他们。

  阿MAY想去武汉的原因之一,是她曾经直面过死亡:2014年9月,她被查出癌症。2017年,癌症复发并肺转移。历经劫难,阿MAY已经动过四次大手术。

  病到严重时,香港的医生都婉转地告诉她:如果疼,你来拿止疼药吧……

  化疗后掉光了头发,阿MAY哭了。出院时她戴着假发,用围巾遮着脖子上的伤口,搽上口红。

  直到2019年春天,阿MAY才做完了自己最后一次手术。

  在2014年前,阿MAY自言不关心政治,喜欢被拍照,也喜欢背着相机去拍些花花草草。那一年的“占中”,是阿MAY的转折点。这个25年前从四川嫁到香港的女人站了出来,撑警,反“占中”。

  去年初夏,阿MAY的身体正在术后恢复,而香港开始遭受重创。在香港警察遭受打击的至暗时刻,她又站了出来。她举着国旗上街,病弱的女人与反对派争夺国旗,手指都被拗坏,肿成紫色。

  开了八九年的微博上,内容几乎全变成了“撑警”。她的粉丝量迅速上升,迄今已有267万。

  阿MAY看到了内地粉丝的力量,更知道香港警察的不易,她每天把网友支持的评论截图给香港警察们看,又把自己认识的香港警察一个个动员到微博上:别灰心,来这里,这里有14亿人支持你。

  在修例风波期间,香港警察时常会成为遭人攻击的对象。那段时间,阿MAY不仅在群里安慰那些已经战斗了几十个小时的警察,抚慰那些天天受惊吓的警嫂,有时候她还要冲下楼去保护自己住的警察宿舍——因为不时有几个汽油弹被扔进院里。

  内地的网友给他们写信、寄心意卡,出于纪律和安全考虑,香港警察不方便在网络上留收件地址。这样,阿MAY变成了警队中最著名的收件员,专门转达那些饱含着心意的礼物。

  每天她会拖着小车去物流站,那些写着收件人阿MAY的快递箱中,往往放着给几十名香港警察的小礼物,每个心意卡或小礼物都写着名字,阿MAY负责把它们分发给真正的收件人。

  疫情严重时,阿MAY制止了粉丝们再寄礼物,要求所有给香港警察的礼物都转寄武汉。

  内地给予香港警察的温暖,回报到了内地警察的家人身上。河南驻马店市的警察王维平因公牺牲,香港警嫂们知道后,代他一一实现想做而未做的事:去世的警察家里出现了新的电视机、新的抽油烟机,孩子的手里拿到了爸爸答应却没有来得及给买的书籍。

  疫情的高峰逐渐过去。阿MAY和香港警察和警嫂们又在想办法,通过另一种方式帮助武汉尽快复苏。

  他们的想法非常简单而美好:疫情刚刚过去,武汉的游客肯定少。咱们组团去给武汉打气,去看望医护人员。然后,在微博上为武汉宣传,让武汉的旅游也慢慢热闹起来。

  一会儿工夫,阿MAY就收到了几十个人报名。

  因为来回都要隔离一段时间,这个旅游团短期内不能成行。但那些普普通通的心意,在疫情期间传递了温暖。

  阿MAY的微博和微信,签名栏始终有一句英文:我是中国人,我永远爱我的祖国。

  因为撑警,阿MAY已经屡被暴徒起底。因此,记者不便写出她的真名。

  大家都叫她MAY姐,一个充满春天气息的名字。

  记者:朱玉、仇博、梁嘉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