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董事长出镜手游广告,B站因游戏业务焦虑了吗?

港台新闻 时间:2020-05-15 浏览:
近两个月,B站频繁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被索尼入股、五四青年节前推出《后浪》外,《公主连结Re:Dive》(以下简称《公主连结》)铺天盖地的宣传广告也引发了吃瓜群众不小的关注和热议。B站为《公主连接》可谓拿出了空前的宣传力度,不仅董事长陈睿首次出

  近两个月,B站频繁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被索尼入股、五四青年节前推出《后浪》外,《公主连结Re:Dive》(以下简称《公主连结》)铺天盖地的宣传广告也引发了吃瓜群众不小的关注和热议。B站为《公主连接》可谓拿出了空前的宣传力度,不仅董事长陈睿首次出镜手游宣传广告,连公司大楼都用来展示游戏下载的二维码,甚至被一些人误以为是要卖楼。同时,B战在网站首页最显眼的位置添加了这款游戏的广告,并在多个渠道做了投放。

QQ截图20200512132438

  新品后劲不足,独家代理的《FGO》和《碧蓝航线》两款老游戏仍为主要收入来源,是B站游戏业务所面临的较为尴尬的问题。《FGO》和《碧蓝航线》分别在2016年9月、2017年5月上线中国市场,在此之后,《明日方舟》、《战双帕弥什》等国产产品也加入到二次元游戏市场的竞争中,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这些产品并非由B站独家代理。在两款老游戏之后,B站也急需一款新游戏为游戏业务的营收增长输送养料。

  《公主连接》配得上如此大手笔的营销吗?

  《公主连接》可以视为是B站面向中国市场的一款战略级产品。它于2018年2月首次在日本上线,同年8月B站就宣布将在中国独家代理,不过由于版号问题,这款游戏在今年4月才最终上线。

  在日本市场所取得的成绩和产品本身的内容质量,或许是其被B站看中的原因。《公主连接》自在日本市场上线以来,一直保持着相对稳定的收入表现,是日本iOS游戏畅销榜前十名的常客,长期趋势上也没有收入衰退的迹象。

QQ截图20200512132507

  《公主连接》自上线以来在日本iOS游戏畅销榜的排名变化

  收入呈现出良好且稳定的表现,与其背后的研发商Cygames深谙已有玩法+美术包装的商业运作套路密不可分。

  《公主连接》的玩法借鉴了国内游戏公司莉莉丝的《刀塔传奇》,探索、地下城、圣战调查、团队战、战斗竞技场、公主竞技场等一系列PVE和PVP副本玩法,也和不少国内手游如出一辙。游戏的优势在于启动页面、冒险任务页面、主线剧情等部分加入了动画内容,以此增强了玩家对于游戏内容的观感。

  此外,Cygames将此前常用的旗下产品角色交叉联动的套路,也应用到了《公主连接》中,比如前期卡池中的角色姬塔、亚里沙,就分别来自该公司旗下的《碧蓝幻想》和《影之诗》,利于吸引前作玩家,有效降低了宣传成本。

  不过,B站在国内上线《公主连接》时所面临的实际情况,并不能与日服等同视之。

  Cygames旗下的《碧蓝幻想》、《偶像大师 灰姑娘女孩星光舞台》等大部分游戏并未在国内上线,《影之诗》虽然在国内上线,但由网易负责代理,想要进行内容联动似乎也不容易。另一方面,这款游戏的国服版本与日服版本存在超过两年的内容差距,与同样为中文的港台服存在近两年的差距,考虑到不少玩家在游戏中的养成度,更换国服的沉没成本极高,想要将原本已经在日服、港台服的玩家吸引到国服中并不容易。

  另外,《公主连接》首次推出时间距今已两年有余,期间国内厂商对二次元手游研发和运营的思路逐渐理清,总结出一些可行的方法论,在中国市场推出了不少品质出色的产品,其中一些产品甚至在上线日本市场时也取得了不错的市场成绩。虽然《公主连接》的动画也在今年4月上线B站和游戏衍生出的各类梗,固然可为游戏带来一波热度,吸引一部分新玩家,但当动画剧情告一段落,缺少如《FGO》背后的IP加成效应,用户对这一剧集的关注度逐渐降低时,游戏的热度也可能会随之下降。

  B站因游戏业务焦虑了吗?

  B站试图降低对游戏业务的依赖,但仍然离不开后者。虽然在2019年Q4,其游戏业务收入的占比从2018年Q1的79%降至43%,直播和增值服务、广告、电商业务及其他业务三个业务板块的营收均保持高速增长,但三者暂时都无法取代游戏业务的地位。

  2019年B站直播和增值服务的营收为16.410亿元,同比增长180%,有媒体分析认为直播收入的增长与B站Vtuber的大量引入密不可分。但即使如此,这部分业务收入尚不及斗鱼2019年Q4一个季度的营收成绩。B站在2019年末宣布斥资8亿元获得2020年至2022年期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国地区独家转播权,又签下原“斗鱼一姐”主播冯提莫,其挑战斗鱼、虎牙等头部游戏直播平台的意图十分明显。B站的净亏损在这三年逐步扩大,从2017年的1.838亿元、2018年的5.65亿元再到2019年的13.036亿元。对游戏直播的资金投入,在很大程度上也加重了B站的整体利润亏损

QQ截图20200512132545

  广告和电商两个业务,目前也很难为B站分担业绩亏损压力。B站在2019年全年财报中提到,其MAU达1.3亿,同比增长40%;移动端MAU达1.16亿,同比增长46%;DAU达3800万,同比增长41%,但2019年Q4电商业务及其他业务的总营收仅为2.759亿元。据Quest Mobile的数据显示,2019年9月抖音MAU为4.8亿,快手为3.4亿,B站为1亿,活跃用户量的差距也会对其电商业务的后续变现产生影响。二次元圈层曾是B站创立的起点,但游戏、动画等内容与当下直播带货的定位并不匹配,B站近几年也通过多元化内容的发展,获得更多非二次元内容的活跃用户,以此提高变现能力。然而用户量的大幅增长,也会带来内容质量下滑、原有用户和新用户价值观冲突等问题。此外,由于坚持在片源前不加贴片广告,B站的广告收入也和爱奇艺等视频网站有巨大差距。

  游戏业务依然是B站最为核心的部分,不过除联运的《明日方舟》外,去年B站的二次元游戏中并没有同等市场成绩的产品提振整体业绩。

  2019年,B站在国内市场独家发行了《BanG Dream! 少女乐团派对!》、《妃十三学园》、《英雄传说:星之轨迹》、《A3!满开剧团》、《无法触碰的掌心》等日本手游和《双生视界》(《少女咖啡枪》续作)、《方舟指令》、《重装战姬》、《雀姬麻将》等国产二次元手游,试图覆盖不同用户受众,但截至目前来看,其中一些产品虽然在上线初期进入过畅销榜前十,但之后均未在国内市场中维持住热度,不少产品甚至掉出了畅销榜前300名。

QQ截图20200512132617

  《BanG Dream! 少女乐团派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