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流浪地球》给中国电影留下什么? 导演郭帆:钱不够,人来解决(2)

华语影坛 时间:2019-02-10 浏览:
而且租来你未必会用,更别说用得好。这个需要实际运用的。好莱坞电影工业没有办法直接拿过来用,因为它的管理方式,分工的方式,包括使用的工具,他们的设计逻辑跟我们是不一样的。美国是更基于一个契约性社会,而

而且租来你未必会用,更别说用得好。这个需要实际运用的。好莱坞电影工业没有办法直接拿过来用,因为它的管理方式,分工的方式,包括使用的工具,他们的设计逻辑跟我们是不一样的。美国是更基于一个契约性社会,而我们是人情社会。如果拿美国那套电影工业的东西过来,有很多事根本推行不下去。

腾讯《一线》:比如说拍摄超时,这个事情在好莱坞就不可能发生。

郭帆:超时是一种。包括一些软件的使用,有些软件现场工作人员根本就不用,因为确实觉得还不如一张纸、一个笔方便。所以我们得从这个过程中摸索出一套能够适合中国人的工业才能叫中国电影工业。

腾讯《一线》:就跟电影最后,队员们手把手推点火针一样。

郭帆:其实那当时想着是有这个寓意的,就是众志成城,这帮人就是这样的。

腾讯《一线》:中国电影就是在这样一个阶段。

郭帆:很像。

《流浪地球》是摸索 “像好莱坞”是无奈也是激励

腾讯《一线》:说说电影里的MOSS吧,因为大家一看那个电脑就想到《2001:太空漫游》。

《流浪地球》给中国电影留下什么? 导演郭帆:钱不够,人来解决

《2001:太空漫游》中的HAL

郭帆:那个本身也是一个致敬。设计的时候就是这么想的,而且我们没有把它人工智能的属性强化地太强,它更像一个程序的执行者,只是在最后那一刻的时候,说了一句话:“让人类保持理性是一种奢求。”那也是大刘原著里的一句话。

其实主题不是讲人与机器之间的关系,我们讲的是父子的情感。那只是一个小插曲。整个空间站的设计上,我们是更接近于真实的空间站里的状态,只是我们夸张了它的大小。里面的东西,会有好多楼裸露的布线,有一些裸露的屏幕这都是在外面的,并不是一个像《太空旅客》那种完全几何式的拼合特别好,特别完美的一种形态。所以尽量去做更加偏向于当下的中国航天的技术力量。

《流浪地球》给中国电影留下什么? 导演郭帆:钱不够,人来解决

《太空旅客》里很有未来感的太空舱设计

腾讯《一线》:因为有几段确实听上去有点像《星际穿越》里的配乐。

郭帆:对,因为威廉姆斯确立了一种太空歌的形态,之后汉斯.季默已经做了改变,他的改变是以音色作为主导。他其实不太注重旋律,而是音色。他其实是一个音色大师,他会整合各种完全不同的音色组合在一起,所以停了很有震撼的感觉。比如说像《超人:钢铁之躯》当时的

12面铁鼓,打出来的效果特别震撼。(注:汉斯·季默透露为《超人:钢铁之躯》以8台踏板钢棒吉他和12名鼓手围成一圈录制5.1声道效果,并专门设计了一款低音踏板钢棒吉他。)

我们其实在这个里面也用了一些新的音色,包括发声器也是作乐一些新的音色,做了一些尝试。但是中国确实是因为这种类型片太少了,我们的作曲都是国内的。大家也是在这上面摸索,我们后来发现几乎每一个环节都会遇到想象不到的问题。你觉得做海报会出什么问题?

之前做海报,那个文件大到打不开。因为量太大,层次太多。我们的音效也是,中影的设备已经是很顶级的了,结果不能同时打开所有的音轨,不然它就死机。全打开之后就死机,我们就要不停地合并轨道,音轨做合并。然后再去混。我们有无数次的小预混,混完之后再混,再混。

腾讯《一线》:先混个1/3,再合并1/3。

郭帆:对,先混这几个,然后再混。

腾讯《一线》:做什么都“像好莱坞”,其实这已经很不容易了。

郭帆:对。“像”这个东西怎么办呢?只能说下一部的时候,让它变得不像一点。这个事确实挺难的。尤其在每一个点上都能够有突破的话。

腾讯《一线》:这次积累哪些有价值的经验呢。能不能谈一个比较实际的案例?

郭帆:比如说再去做真实屏幕拍摄的时候,我不会把整个场景中的全部屏幕都做成真实的。

这次为了追求真实感,最夸张的一个场景是吴京开飞船那个镜头。那里面所有的屏幕都是真的,而且都是提前做好了动画的。所以在他面前所有的东西、屏幕都是真实的情况下,那个控制是非常难的。而且我们为了省钱,买不起后面有保护壳的屏幕,就直接是裸屏。那些线路都是裸露在外的。青岛又那么潮湿,很容易短路。而且每一个屏幕你都要接一个笔记本电脑去控制,一百个屏幕要有一百个人来控制。

《流浪地球》给中国电影留下什么? 导演郭帆:钱不够,人来解决

太空舱内景 每个屏幕都是一块真正的屏幕

《流浪地球》给中国电影留下什么? 导演郭帆:钱不够,人来解决

空间站电脑

《流浪地球》给中国电影留下什么? 导演郭帆:钱不够,人来解决

剧照

腾讯《一线》:就像一百个ATM里面都有一个人在点钞票。

郭帆:对。需要人来控制它,控制演员跟他们互动。同时开启同时关闭,这个特别复杂,特别麻烦。

下次我会在这个演员周边做真实的,跟它有交互的部分是真实的,而远景的一定是绿布。这样反而会节省一些时间,因为你的屏幕越多,你出事的概率就越大。包括流程上的设计,时间上的管理,包括这些复杂服装的使用,以及机械结构的设计和应用。

好多好多……包括延伸到后期的时候,你的特效公司,这么多家特效公司的协同管理,流程设计,进度追踪这些东西都是需要再去开会的。我是想上映完之后我休息一段时间,回来就把各个部门的人召集起来,全部复盘一遍。我把好的记录下来,不好的争取下次别再犯同样的错误。我们从这中间吸取教训,琢磨经验。这个是比较有意义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