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少年子弟江湖老,李安的“不安冒险”(2)

探险 时间:2019-11-21 浏览:
老好人只有在面对电影时,才会有脾气和固执。比如和主持人聊天,甚至在接受记者采访,关于电影部分,李安不允许有人打断他,在他说完自己观点,停顿后如果想到还有补充部分,也会重新拿起话筒,让自己说完为止。 在

“老好人”只有在面对电影时,才会有脾气和固执。比如和主持人聊天,甚至在接受记者采访,关于电影部分,李安不允许有人打断他,在他说完自己观点,停顿后如果想到还有补充部分,也会重新拿起话筒,让自己说完为止。 

在电影中,李安是充满活力的,他说电影里有很美的世界,他想要去探索。很多观众不理解,老了的李安,为什么执迷于技术,而不再热衷于探讨电影本身的深度。

但李安其实一直以来,热爱的都是电影形式。“我觉得电影最大的魅力,说穿了其实是声光效果,它是声跟光,也不是戏剧,也不是讲哲学。”这个观点在《十年一觉电影梦》中他就讲过,有这个觉悟时李安才刚去纽约大学的电影研究所。

在《双子杀手》北京首映礼上,李安分享他很喜欢的一部电影:《2001年太空漫步》。“我以前看,年轻十几岁看也看不懂,我现在也不见得看得懂。只要看到电视在放,我还是把它看完,它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魅力。” 

李安开玩笑说,好像自己的第三只眼开了,感觉自己跟电影和世界的关系都不一样了。“对我个人来讲,我们现在有资源,我必须要追求,最主要的,我觉得还是真漂亮,有一种美感在里面。”

电影内容的拍摄毋庸置疑是李安的强项,可视觉效果他却称是弱项。对于电影技术的探索与使用让李安感到孤独,但仍然会继续下去,可如果有一天,李安磕到了某个自己吃不消的程度时,他也豁然:“会退回去。”

对话李安:不想永远重复拍一样的片子

每经影视:从《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到《双子杀手》,感觉您跟电影技术磕上了,对电影本身而言,技术意味着什么?

李安:我觉得有一个美丽的新世界在等待我去挖掘,去开发,它是一个新的美景。说高科技,过几年来看,就是很普通的东西,我觉得色彩、声音是一样的,我们用观影的观念去体验它。电影高清一点是没有办法,当电影更清晰以后,戏要怎么演,我们的技法要翻新。这都是很有意思的课题,对我来讲很自然。电视已经这么清晰了,电影才2k,电视都4k。

每经影视:您为什么对技术感兴趣?

李安:我对技术一点兴趣都没有,zero。我只是想看到这些影像,懂技术的人帮我研发出来,让我看到,看到以后我有反应。最重要的是人脸的特写,人脸是最复杂的,能看通透的话,要传达很多讯息。

每经影视:当下很多影院不支持,您会不会感觉遗憾?

李安:那就找支持的人继续合作咯。

每经影视:《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带给我们的是一种技术革命,就像当年卡梅隆推出的《阿凡达》3D电影一样,这类电影带给您的是什么?

李安:有几样东西触碰到我,我觉得挺惊人的,第一我能继续发展属于3D和数码电影的美感,我觉得非常漂亮,这种漂亮跟传统的电影是不一样的,我觉得非常高兴拍到某些镜头,或是处理到某些镜头,夜景的处理、动作的处理方面,我添加了很多的细节,我觉得更艺术、更真实了。还有CG,数码做出的年轻的威尔·史密斯,这是非常难的事情,我们做到了某种程度,这个团队我觉得很骄傲。

每经影视:您为什么决定用新的电影技术呈现《双子杀手》?

李安:动作片的呈现,我希望用更戏剧化的方式去处理;剧情铺陈方面,我不得不做得俗套,不然观众看不懂,交不出货不行。另一方面,我知道自己不是拍大片的导演,我属于细火慢炖,所以跟公司、跟观影习惯都磨蹭了好久。

每经影视:所以还是想突出技术吗?

李安:大家都讲技术,我真不觉得有什么技术。新的媒体就是需要这些东西,没有这个技术影像就出不来,所以我必须要搞技术。真的就是这么回事。影像好看,故事吸引人,演员演戏动人,那才是本质。电影就是技术,一百年前还没有这个技术,没有电的时候甚至没有电影。刚开始大家都说科技,看习惯了,做多了就不是科技了。

每经影视:您曾经说过,《卧虎藏龙》等片子是您遭遇中年危机时拍摄的,其中能看到您的矛盾和想突破的一些东西,那么这几年您先后创作《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和《双子杀手》,感觉和之前不一样。对于您个人而言,身上发生了什么改变吗?

李安:不同的题材,不同的年纪,你要我永远重复拍一样的片子吗?我不想,我现在更想表达的是对自己的反省。我们为什么看电影会看的这么习惯,我们在里面寄托了什么?新的东西就是对旧的反省,老年就是对年轻的反省,都是由衷而发的。

每经影视:反省跟怀疑还是不一样的?

李安:反省跟怀疑是在一起的,人不怀疑不就愣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