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浙大法学博士拒绝“刷脸”入园,起诉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获立案(2)

内地港台 时间:2020-01-21 浏览:
(起诉书由郭兵提供) 人脸等敏感信息的采集是否滥用谁来保护这些被采集的信息 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专注于网络法,主任张延来律师对“人脸识别案第一案”非常关注。 他对郭兵起诉的解读是,法律专业出身的郭兵对人脸

浙大法学博士拒绝“刷脸”入园,起诉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获立案

浙大法学博士拒绝“刷脸”入园,起诉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获立案

(起诉书由郭兵提供)

人脸等敏感信息的采集是否滥用 谁来保护这些被采集的信息

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专注于网络法,主任张延来律师对“人脸识别案第一案”非常关注。

他对郭兵起诉的解读是,法律专业出身的郭兵对人脸识别这个前沿技术,以及个人信息保护提出了一个非常好也非常必要的思考。

个人信息采集有“合法”、“正当”、“必要”三原则。

首先,动物园进园要采集是否必要,值得商榷,在提供入园效率和个人信息的广泛性采集上,如何选择,值得探讨。

第二,个人信息采集,要经过信息主体的同意,郭兵在10月份收到的园方通知短信,而后发现进园闸机全部更换。这种带有强制性的刷脸进园,是否涉嫌消法中对信息主体自由选择权的剥夺。

当然,后来园方也有人工核验通道,但是对大多数年卡用户来说,这种刷脸方式是没有给予选择的。

郭兵的目标其实不是野生动物世界,他提出了一个现阶段最令人担忧的问题,在技术大踏步飞奔的情况下,5G、人脸识别等等作为创新技术中的代表性技术正在被大范围普及,与此同时,个人信息保护跟不上。

各种机构泛滥性地对个人敏感核心信息采集之后,这些机构具有有效保护的能力吗。

个人信息中分为普通信息和敏感信息,而人脸、虹膜、指纹等属于敏感信息,比如支付都能仅凭,那么这类具有唯一专属性的个人信息一旦泄露,势必对人身和财产安全都产生无可挽回的祸患。

在此类个人信息的采集中,不管打着什么“智慧**”的旗号,都要遵循“必要”“经得同意”“披露使用规则”“有效安全保护”等几大要点。

个人信息泛滥式采集和隐私保护的滞后性矛盾

进动物园要刷脸,考勤要刷脸,装个APP要授权通讯录、相册等各种手机信息,在简单粗暴的“同意”和“不同意”按钮下,我们的个人信息被各种产品和服务以捆绑的方式强迫收集。

前段时间爆发的大量爬虫公司涉嫌将个人信息作为大数据大量泄露和倒卖就已经拉响了警报。

今年4月,公安机关会同北京网络行业协会、公安部第三研究所等单位发布了《互联网个人信息安全保护指南》(下称《指南》),对个人信息保护予以规范。

但是仔细阅读,《指南》的规定依旧比较宽松。公安三所的官方解读也表示,《指南》提出的要求是个人信息保护的最低要求。

所以,不管这个第一案走向如何,我们还是应该为郭兵鼓掌。

小时新闻记者还了解到,案件已经正式立案,对于这类新类型案件,富阳法院以及富阳检察院都非常重视。

(原题为:《“动物园有权采集我的脸?”浙大法学博士怒告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泄露谁负责》)